揭秘破解無名的神秘面紗

關於部落格
  • 1217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最新國片電影★ 艋舺 影評 ☆

首日票房就超越《阿凡達》的國片《艋舺》,賣座與口碑直逼「海角七號」。影評人塗翔文和梁良皆認為,《艋舺》不僅故事題材新鮮,行銷手法也很高明。艋舺影評梁良更表示,「《艋舺》根本是台灣第一部古惑仔電影。春節檔期佳和偶像劇演員也都是吸引人走進戲院的原因。
影評人塗翔文表示,《艋舺》非常具備商業元素,不論故事、卡司都有強烈企圖心。而且劇組不但上電視、廣播宣傳,在很多地方也可看到該片廣告,甚至連日前台北國際書展都看得到該片舉辦簽書會,可謂宣傳到位。
塗翔文說,該片雖然以黑道故事包裝,實際上是講青少年在成長時,不得不面對的殘酷現實,容易引起觀眾共鳴。他認為好的故事加上適當的行銷手法,正是電影成功的元素。
至於片中主角造型是不是不夠符合電影中設定的80年代?艋舺影評塗翔文認為,電影本來就是「要求寫實卻不能完全寫實」,若實際依照80年代穿著,可能也會「俗」到沒人想看,畢竟電影還是要配合美感。
資深影評人梁良也表示,《艋舺》發行策略很高明,懂得找來偶像型演員,拍攝台灣較少見的古惑仔題材。而且將首映日安排在寒假,檔期在春節,也是容易吸引觀眾進電影院的原因。
他表示,雖然自己年紀大了,看完《艋舺》還是很有感動。他認為,在國片長期積弱不振的情況下,《艋舺》能有這樣的成績,已經是現階段國片中做得最好的範例。
不過,梁良提醒,《艋舺》首映日當天大台北票房高達834萬,之所以順利擊敗已蟬聯冠軍寶座7週的《阿凡達》,是因為該片上映戲院和場次比《阿凡達》多,所以不能先看數字下判定。
《艋舺》上映後,網路上也討論熱烈。同是萬華人的部落客王曉鈴在中時部落格中寫到,阮經天和趙又廷出演此片後,可能會變成艋舺的另類浪漫,「以後的觀光客也許會帶著一種美感逛華西街。」【台灣醒報記者呂明潔】

艋舺繁華如煙 昔日角頭慨嘆
萬華長大的少年,為了討生活成為流氓,後來當上角頭經營賭場、幫人圍事,40歲時因為一次意外導致下半身癱瘓,妻離子散,現在只能靠著救濟金過日子,這不是電影《艋舺》的劇情,而是曾為艋舺角頭李先生的人生。
李先生的父親是裁縫,媽媽是一般的家庭主婦,他表示,當時住的房子對面就是公娼館,龍蛇混雜。從小耳濡目染的他,十六歲就輟學。
「有本事賺大錢,沒本事做流氓。」對很多當時的年輕人來說,做流氓是一種不得已的求生方式。對於電影《艋舺》中三不五時發生的幫派火拼,李先生表示這跟現實狀況是有些距離。
李先生解釋,當時風化區確實很混亂,有販賣人口的、賣毒品的,很多人靠著非法交易大發利市,警察和角頭也多有勾結,這部份和電影描述其實有所雷同。但電影中從頭打殺到尾,他認為,這些劇情很荒謬,只是電影想賣錢行銷的手法。
李先生說,「出來混就是要賺錢,沒錢賺誰要出來混?」他強調,當時艋舺角頭林立,一個轉角就有一個角頭,大家都是來賺錢,沒有人喜歡打架火拼。像電影那樣動不動就拿刀殺來殺去,幾百個人火拼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他解釋,當時是戒嚴時代,而且還有流氓管訓條例,哪有角頭這麼囂張隨便在街上砍人?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李先生說他當時都會隨手拿一把開山刀防身。不怕警察抓嗎?他卻笑著說,「當時每個人上街都會帶刀、帶棍。」在當時的艋舺,這是件稀鬆平常的事,沒錢小流氓隨身帶刀,有錢大角頭才能帶槍。
李先生人生的轉捩點在40歲那年,他去幫忙廟會活動抬轎時,意外弄傷脊椎,從此下半身癱瘓。電影《艋舺》中不斷強調義氣,每個人都可以為兄弟賣命,不過現實生活卻殘酷許多。李先生表示,自從癱瘓後就找不到工作,慢慢把錢花光後,很多過去的兄弟、朋友都把他當瘟神,假裝不認識,曾經有一次李先生在路上遇到以前的拜把兄弟,對方居然嫌他走太慢,叫他「閃一邊去」,讓他嘗盡世間冷暖。
問李先生懷不懷念過去那個繁華、熱鬧的艋舺,他表示,艋舺過去雖然很繁華,油水很多,但也很混亂,治安很差,像現在這樣平靜的生活和社區,反而讓他感到很滿足。【台灣醒報記者鍾禎祥】

曾有艋舺影評表示,《艋舺》劇中某些劇情交代不夠。鈕承澤坦承,他當初拍片時的確太貪心,初剪就剪了三小時,本來想分上下集,但大家都不怎麼贊同,最後只好又忍痛刪了幾十分鐘。不過他說,三小時完整版會收錄在DVD裡,包括蚊子(趙又廷飾)和小凝(柯佳嬿)的感情戲、和尚(阮經天飾)的心情轉換,以及和尚父子的感情戲。

雙刀闖江湖 加蚋慶「賭」命傳奇

記者王瑞德/特稿

日本統治台灣期間,住在艋舺地區的1名楊姓男子抬著青菜準備到市場販賣,被當地的黑道角頭強索保護費不成後,打成重傷,當時楊某來到加蚋「楊祖厝」對天發誓,如果以後生兒子,一定要當大流氓替爸爸報仇!
台灣重量級的黑道大哥說,這個孩子出世長大後,真的成了萬華的黑道教父,他,就是「加蚋慶」楊慶順。
靠賭起家的「加蚋慶」年輕時經常和各地黑道起衝突,甚至連「加蚋」地區的中生代大哥也與其不和,身邊不僅有小弟保護,一旦爆發衝突,雲林台西火力強大的黑道友人更會立刻調派230名小弟攜槍北上支援,在南北二路縱貫線黑道中赫赫有名。
在槍枝尚未在黑道流行的年代裡,「加蚋慶」最令人驚駭的,是隨時可以雙手持短武士刀火併砍殺,是出了名的「雙刀流氓」,年輕時的他,脾氣火爆,當時因家人遭欺侮,他單槍匹馬砍了「港仔嘴」大哥「憨面獅」10多刀,一戰成名;此後在萬華武成街第二市場附近經營職業大賭場致富。
「加蚋慶」是本省角頭大哥中,少見的「大地主」,幾10年前,他將賭場所賺的大筆現金購置土地,一些在賭場內殺紅了眼卻慘賠的賭客,以土地和房屋抵押賭債,他將這些位於中央果菜市場附近的房屋出租,土地則隔成大批攤位分租,每月坐收大筆租金;近年來他轉往中國珠海當起台商,甚至包下中國1個機場內所有的免稅商店後,再轉手出租賺取差價,相當有經商頭腦。
但也因脾氣暴躁,「加蚋慶」曾將1名吸毒小弟打斷雙腿後逐出門牆,遭對方控告重傷害和開設賭場,也曾遭警方提報為情節重大流氓,一度潛赴阿根廷避風頭,回台後又因打傷帶隊取締其賭場的萬華分局二組組長,被依傷害和妨害公務罪通緝,「加蚋慶」進出監獄多次,均與賭脫離不了關係。

小弟殺大哥 黑道恩仇錄

去年萬華教父級大哥「蚊哥」出殯,促使全台黑道大團結相約「黑道平安日」當天不得打殺以資紀念,不料昨日竟又傳出另1位教父級大哥「加蚋慶」遭槍殺身亡的消息;當年叱吒風雲的黑道大哥一一凋零,而萬華17個角頭中,又以「芳明館」犯下黑道大忌的「小弟連續槍殺大哥」,寫下震撼全台的黑道恩仇錄。
18
年前,繼「加蚋慶」之後在萬華開設職業大賭場而聞名的「龍山寺口」老大「阿肥」林復雄,在萬華西園路附近遭人近距離槍殺身亡,引起黑道震驚,當時因「阿肥」小弟和黑道友人,均懷疑是另1位大哥暗中指使,還曾發生在植物園槍殺這1位大哥未遂案件。
本案在13年前真相大白,原來是「阿肥」手下綽號「順風」的管鐘演,因染上毒癮,向大哥「阿肥」請求跑路費未獲,又不滿遭「阿肥」毆打,才憤而持槍射殺大哥;本案雖因管鐘演已遭最高法院判處死刑確定,但最近台灣媒體和警政署再度接獲檢舉,指稱是這1位大哥以2百萬元代價,雇用管鐘演槍殺「阿肥」,且每個月還支付20萬元的「遮口費」。
而萬華另1著名角頭「芳明館」,更創下台灣黑道小弟連續槍殺大哥紀錄,創幫元老「流氓」連明彥遭來自台南的幫內兄弟「添來」李添來槍殺,大哥「細漢忠」鄭正忠因賭債糾紛遭「崛江町」1對兄弟槍殺,最後連「添來」也遭「芳明館」綽號「明哥」的兄弟槍殺。
「芳明館」的腥風血雨繼續上演,一手網羅「珍珠呆」梁國愷的大哥「庫瑪」林春發和「紅胖」黃宗義,竟遭「珍珠呆」槍殺身亡,最後「珍珠呆」也在當時的台北市刑大除暴組長侯友宜率員圍捕下,持衝鋒槍和手榴彈無力突圍後服毒自殺。
1名「芳明館」份子「小四」王邦駒,同樣對著「芳明館」大哥「蟾蜍坤」楊培坤頭部開了1槍後,再對另1名大哥「芭樂」張蒼榮的頸部和腹部連開2槍。
逃往日本的「小四」,最後因面對日本警方盤查時,朝警察連開3槍擊中臉部,創台灣黑道首度槍擊日本警察的紀錄,隨即遭日方逮捕並判刑10年,之後押解回台服刑後,數個月前已假釋出獄。

艋舺角頭風雲

萬華的黑道多被稱為角頭,與組織緊密的幫派不同,角頭是由鄰居、同學或朋友聚合而成,各自擁有自己的小小地盤。在萬華角頭眾多,彼此界線劃分不清,有時走在一條小巷子,進去、出來就經過了兩個角頭的地盤,從貴陽街二段這邊到西門町,一路上就會經過「二水」(二水門)、「芳明館」(華西街)、「媽祖宮口」(貴陽街二段)、「露店」(西昌街口)、「廟口」(祖師廟口)、「環球」(環球撞球間)、「萬國204」(隆昌街口)、「萬國古巴」(漢口街,古巴撞球間)這些角頭。早年大家的生活都辛苦,角頭們靠著賭場營生,賺錢相當容易,於是在地方上也會扮演起急難救助的角色,遇到鄰里間有人家經濟上發生困難,角頭多會伸出援手,由於平素做人成功,也會得到意外的回報,像是七十三年間的一清專案,就有受到分局刑事力保而逃過一劫的人。

萬華的角頭彼此都有關係,國中三年的同窗影響當然最大,畢業之後同學雖然各奔東西,但是都還會有聯繫。由於萬華發展的早,加上區內有夜市、性產業、電影街,萬華曾經獨領台北風華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全省各地的兄弟角頭都到萬華來賭博,因此,外來的幫派也想插手此地,民國六十年代曾經有四海幫想在萬華開場子,這種外來幫派在萬華很快就被認出來而與人發生摩擦,只不過他們最後會瞭解到不僅是與某個角落的角頭有衝突,基本上是跟整個萬華的角頭都產生衝突,這就是萬華的一種特色:關係與感情深厚。

不過萬華角頭間的倫理卻在芳明館老大「庫瑪」林春發遭小弟「珍珠呆」梁國愷槍擊死亡後丕變,從此小弟殺大哥的情形層出不窮。梁國愷的父親是山東人,跟隨國民政府來到台灣,母親是台灣人,所以他從小台語就非常流利。梁國愷有兩個姊姊,一個妹妹,在家裡排行老三,也是唯一的男孩。梁家的社經地位應該非常低,原本是住在違章建築中,後來被安置在克難街的國宅,但也僅有十坪大小。儘管父親從小對梁國愷管教甚嚴,但管的越嚴他越是不願意回家,才小學就已經經常在外遊蕩。梁國愷身材矮小,身高不滿一百六十公分,體重不到四十公斤,而且還有肺結核與肝病。國中畢業後梁國愷加入「芳明館」,十七歲時,被當時的芳明館老大連明彥提拔為保鏢,並給他左輪手槍一把。

民國四十年代,芳明館是北部地區最知名的角頭型幫派,因為他們控制了華西街,這裡除了有寶斗里的妓女戶之外,還有華西街上的各種遊藝場所,是有錢的角頭。初期的領導人是:連明彥、廖勝美、江永寧和黃忠義,由連明彥任老大。梁國愷雖然被連明彥網羅在身邊,但是並無法保護他,反倒是經歷了幫派中的傾軋,看到老大間為了利益槍口向內,連明彥是死於廖勝美之手,芳明館也陷於分裂,梁國愷被幫中另一位大哥林春發(綽號「庫瑪」)網羅。如果這就是梁國愷生存的世界,是他的角色模範,那麼他日後靠著不斷擊殺大哥獲得自己在黑道中的地位就不足為奇了。

小弟槍擊大哥,黑道生態丕變

在槍殺林春發致死前,梁國愷已經有多次就逮,並曾有移送綠島管訓的紀錄。這段期間他曾經槍傷「龍山寺口」大哥林復雄(綽號阿肥),原因只是敬酒時林復雄認為兩人身份不同而不願接受,梁國愷便懷恨在心,與同夥埋伏在舞廳外等林出來後槍傷其大腿。梁國愷也曾在康定路殺傷人。雖曾多次就逮均因為保外就醫而脫逃。梁國愷雖然是林春發的人馬,但是他心中對林春發並不滿意,除了林不能經常滿足他在金錢方面的需求外,林春發也常常罵他,民國七十三年一月七日凌晨,梁國愷與同夥在台北市西昌街一處賭場內開了三槍將林春發打死,當時林春發四十歲,領導芳明館十多年,而本身剛結束管訓不過半年,至於打死他的梁國愷才二十二歲,這是芳明館首次發生小弟打死大哥的事情。

梁國愷於逃亡期間放話表示這次他寧可被亂槍打死也絕不再讓警方逮捕,因為他身患重病,又抱著必死決心,因此四處向黑道勒索「跑路費」均能得逞,並且還不斷提升自己的火力與防護力。這段期間梁國愷購買防彈衣與手榴彈,並以七十萬的代價向軍火要犯許金德購買衝鋒槍,更增加了梁國愷強大的火力。使得警方將他列為重大槍擊要犯,民國七十四年間,他與橫行高雄的另一名槍擊要犯李慧昌並稱南北兩大殺手。同年七月十六日,警方通過線報,發現梁國愷與同夥王邦駒、顧正熙躲藏在板橋雙十路二段四十七巷四弄十八號二樓,十七日凌晨警方與梁國愷展開槍戰,二十分鐘後,警方發射五枚催淚彈,梁國愷與王邦駒逃入一樓的鐵工廠,梁國愷最後服氰化物自殺,王邦駒則挾持人質與警方持續對峙。當時負責攻堅的台北市刑大除暴組組長是侯友宜,前往屋內跟王邦駒談判的則是警員鄧巽昇,最後王邦駒放走人質棄械投降。梁國愷死的時候,他的父親已經七十二歲,得知唯一兒子的死訊,老先生不斷唸著:「養子不孝」、「一死百了」。檢察官將梁國愷身上的八千元交給梁老先生,老先生最初堅決不收,經過檢察官解釋死者的遺物必須交由家屬點收,梁老先生才收下這筆錢,這是梁國愷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給父母錢。誰也沒想到,幾年後,綽號「小四」的王邦駒,卻成為另一個重大槍擊要犯,而且這次成為國際級的。

王邦駒與梁國愷的家庭背景相似,他的父親是湖南醴陵人,本來是在南機場一帶的不良份子,後來因為梁國愷的關係,加入了芳明館,在梁國愷被圍捕而自殺後,王邦駒被送感訓三年,七十八年七月假釋出獄後,七十九年三月二十七日上午七時四十分左右,在華西街十六巷廿二號的電動玩具店內,對芳明館份子綽號「蟾蜍坤」的楊培坤頭部開了一槍。王邦駒當時騎著機車到店外停下,車子並未熄火,他招手要跟「蟾蜍坤」講話,但是「蟾蜍坤」忙著打電動,要他等一下,王邦駒便掏出黑星手槍對著「蟾蜍坤」開槍然後跑掉。至於同為芳明館幫派份子,綽號「芭樂」的張蒼榮被王邦駒開槍的情節更是匪夷所思,當時「芭樂」在咖啡店跟人聊天,「蟾蜍坤」被小四槍擊後,有人跑去告訴「芭樂」,說華西街那邊發生槍擊,等下不要回去,於是「芭樂」就騎著機車從西門町沿著康定路走,結果在路上遇到小四,「芭樂」還好心告訴小四,說我們那邊發生槍擊,現在最好不要回去,然後「芭樂」問王邦駒要去哪裡可以順道載他去,「芭樂」騎著機車來到到康定路與桂林路口,王邦駒表示到這裡就好,結果他一下車二話不說,拿著槍對著「芭樂」腹部與頸部連開兩槍,萬華當地人表示,至今「芭樂」依然不明白「小四」為什麼要對他開槍。

此後王邦駒展開逃亡生涯,並化名「泰國鄭」持用「劉建志」的偽造護照在泰國、香港等地活動,購買毒品與槍械回台販售,這段期間王邦駒人不在國內卻無端捲入另一起殺人案。民國八十年六月二十五日下午,警方在泰國與桃園展開「同步行動」,希望一舉將王邦駒跟同夥李再乾逮捕,在此之前警方已經查獲王邦駒在泰國的落腳處,國際科並請泰國警方協助監控,同時警方也已知道李再乾近日又將持假造護照前往泰國與王邦駒會合,於是便由當時的刑事局長盧毓鈞下令展開「同步行動」。泰國方面的行動是以失敗收場,就在泰國警方即將動手前,一直受到監視的王邦駒卻被另一男子突然接走,泰警雖試圖跟蹤,卻因為途中擦撞公車而讓王邦駒逃脫。不過「同步行動」在桃園三民路三段圍捕李再乾卻獲得成功,警方先在李再乾藏身處佈下包圍網,然後由攻堅人員敲門,李再乾顯然已經知道自己被包圍,隨後便持M十六步槍朝外掃射,再以九手槍射擊,警方也跟著還擊,同時使用催淚彈,李再乾曾試圖自殺,但是經過同居女友張麗珠勸阻,才向警方投降。隨後李再乾於警訊中供稱,他跟王邦駒是在獄中認識,民國七十八年十月他假釋出獄後就一直跟隨王邦駒,之間曾與女友張麗珠到泰國找王邦駒四次,也都是使用變造護照,不過他沒有走私毒品。而警訊中最重要的部分是,李再乾表示當年四月間,他與王邦駒返回台灣後,得知鍾榮昌假藉王邦駒名義販賣海洛因,王邦駒對此非常不滿,便在二十三日下午,兩人各帶一把手槍前往台北市吳興街鍾榮昌住處,鍾榮昌似乎已經知道兩人來意,辯稱自己是因為積欠賭債才走私販賣毒品,李再乾表示是鍾榮昌自己趴在沙發上,王邦駒持槍朝鍾榮昌後腦開了一槍,又從後補一槍,發生此案後,王邦駒於五月再度持變造護照赴泰國。由於李再乾的警訊筆錄,所以警方也一直認定是王邦駒犯下此案,不過因為王邦駒逃亡國外而一直無法破案。

從泰國的同步行動中脫逃後,王邦駒前往日本投靠當地芳明館份子,民國八十一年九月十五日,王邦駒與另一名同夥,在東京新宿街頭因為行為怪異受到日本警察上前盤查,結果王邦駒從手提袋中取出手槍,朝日本警方連開三槍,第一槍沒有命中,第二槍擊中一名警察左胸,第三槍則擊中另一名警察的臉部。這是台灣黑道首次在日本槍擊警察,消息傳回國內,萬華的角頭間又引起轟動,王邦駒隨後在公寓內被逮捕當場被逮捕,之後判刑十年確定,於民國八十九年六月二十日服刑七年多後獲得假釋,並被押解回國,隨後因為之前所犯下的多起槍擊案而受到羈押,並入監服刑。民國九十二年三月十三日,高等法院合議庭判決王邦駒所涉及的毒販鍾榮豐殺人案無罪,此案在地院一審時,王邦駒被判無期徒刑,不過因為檢方唯一證據為李再乾的警訊筆錄與刑事局的鑑驗通知書,對此王邦駒表示當時他已經是槍擊要犯之首,根本不可能任意外出,同時李再乾之後翻供,坦承該案是他自己所為,高院認為檢方缺乏積極證據,最後該案王邦駒被判無罪,目前王邦駒仍因涉及其它槍擊案在服刑之中。
註:本文係根據訪談與聯合報、中華日報剪報資料寫成
影片:20年前艋舺... 前幫派角頭憶當年 http://hichannel.hinet.net/media.do?id=172166http://www.hichannel.hinet.net/media.do?id=17225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